君撷

绿槐阴里一声新,雾薄风轻力未匀。


不在,累。

【西湖组】杯酒敬芳华

    👀
    突然神经病。


    我尽量压低声音,朝着叶修走去的方向喊了一声。如果不是我亲眼看着他进入那个鬼地方,并且知道那里除了四壁什么都没有,我甚至都以为他已经从其他地方溜走了。

    也不知道小花安什么心,在重庆失踪之前特地给我留下一张条子,话不多,告诉我杭州那有个军营世家的小子,把他带来之后自然会知道怎么做。

    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,即使我已经做好万全的准备,但我还是不能接受只剩下我一个人活着。计划早就在三年前清零重启,现在的局面哪怕是“它”也无法掌控,所以我就能悠闲一会。

    “妈的,这小子不会真被'吃'了吧。”

    我现在这里是幢小民房,从四周阴影里的墙壁上的苔藓可以看出,至少是一站时期的房子,而且最少有五十年没有人住过。当地人在我们来的第一天就非常不友好地警告我们,这幢房子会“吃人”,哪怕虎口逃生出来之后也是精神错乱。

    我慢吞吞挪过去,心里不住打着鼓。如果说真被吃了我拍拍屁股就走人,可要是半死半活我又得纠结一番。

    “早上好呀,小邪。”

    我看着两个人互相席地而坐玩跑得快,感觉莫名其妙。

    “你他妈喊我来陪你打牌的????”

评论
热度(17)

© 君撷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