君撷

绿槐阴里一声新,雾薄风轻力未匀。


不在,累。

【西湖组】且过




    Chapter.  6    真假

    故事太过烦琐而且那人巴不得把地字拆开说成土也,我也大致整理了一下,除去废话还有叶修一些没头脑的问题,还是挺有些吸引力的。讲完故事之后差不多是下午了,一下子就花了我几百,心里不耐烦就直接告诉他明天早上到农家乐那里找我们,边踢石子边跟叶修唠嗑,也就到了农家乐。老板娘还是在那斗地主,手里牌烂到能输得只剩裤衩。


    那壮汉名字是叫林七,当时故事发生的时候他大概才十七岁,时间记不太清了,就是文革过去那一段时间。有一队人说要到他们那个村子里去,当时这里还叫土家坊,邻里乡间这么一说,基本上全都知道了。那一队人来的那一天,找到乡长说要进山,他们家又是祖辈都进山打猎,就被好好托付一番。本来他爹不大乐意的,毕竟是险恶之地,领头的是个年轻人,见他爹有些不开窍,就送了些礼物,还特地给林七带了乡外的可乐来,小孩子哪里知道,抱着就不松手。


    他爹觉得还是有诚意的,就准备第二天带他们进山,顺带带着他小子见见世面。他第二天就准备一些干粮,临走之前把喝了一半的可乐带着,还被他爹骂了一顿,但没松手。然后就是一天的山路,大概只去了五六个人,领头的那个对他特别好,所以他记得特别熟。


    大概是到了晚上,因为是深山老林的缘故也不敢大晚上才生活,傍晚时候早早找了块靠一小湖的地方,堆起帐篷。半夜的时候他尿急,就爬起来随便找了块林子,却突然看见一些光怪陆离的景象,晃了晃,那个领队的(他当时才想起来,那个领队的叫“齐徵”,他读的是“zhi”的音。但是我让他写出来的时候,字形介于“微”和“徽”之间,我猜估计是这个。)便过来,问他怎么了。


    他支吾几声,那人就把他领回了领地,给了他一瓶水,(他说味道记不起来了,反正就是有些微麻而且非常苦。)就让他睡了。


    第二天的时候,他爹好像有什么不乐意了,就把他关在帐篷里,因为当时的帐篷是从外面开的,而且他爹为了防止他打开还特地贴了胶带在拉链上。



    故事是很繁杂,整理出来基本上就已经耗尽了我的耐心,而且看起来就是没头没尾。你麻痹一定有事,如果不是长长一段哪来的什么故事。而且这一段故事几乎花掉我几百,因为是很久之前的故事,所以大部分的细节都被遗失,基本上属于一问三不知的状态。最后他友情告诉我,他当时偷偷从他爹那边偷了一本本子,因为那个年代基本上都没有这个,所以就起了贼心。


   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他非要在最后提起这一件事,而因为这最后几句话,对于那件故事的真实性首先不置可否,就是中间的一些细小的破绽都足以让我相信他没有说实话,或者没有全说实话。


    “元芳,你怎么看?”叶修在一旁问。我实在没心情和他多逼逼,丢下句自己看就扑进床上,床有点硬,硌得我龇了一下牙,然后就昏昏沉沉睡着了。


    好像还听见叶修一声嘟囔,但是我要睡就睡,就是醒着我也是睡着,就没有理他。

评论
热度(17)

© 君撷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