君撷

绿槐阴里一声新,雾薄风轻力未匀。


不在,累。

【西湖组】边塞


    .......别催。
    .........我在写的。

    Chapter. 4    干尸

    首费尔找我根本没事,就是问我天文地理哲学一类的。期间我一直在观察他,因为那个歌声和这个时间太凑巧了,但一段时间之后我试图试探一下,他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,就一边抓把沙子,一边和我跑火车。


    半夜里我就穿了薄薄的两件,冻得打哆嗦,首费尔还在念叨他以前的事情,最后我不得不先告辞,就转身回了帐篷。临睡前我向叶家那小子的帐篷望了一眼,星星点点的亮光有些刺眼,又抬头望一眼星空。


    出门问路,入乡随俗。哈,还真没什么毛病,老了老了。





    第二天生物钟摆在那,早早地就爬起来。首费尔和导爷两个人凑在一起,大概是在估算路程,毕竟团队里有那么几个金贵的科学家,脑子被搞坏了就不好了。不用管的日子还真是舒坦,上次来基本上算是带队的,这次就是他们科学仪器被扔海子里我也不在乎,拍拍屁股就走人。


    “嘿,吴老板。”那个叶家小子拍拍我,“不认识我了吧?”


    说实话,真的不认识。我只记得这个姓和我们的局没有交集,而且他又是洗钱案的重犯,胖子当时天天念叨,叫着干嘛要来下斗吧干脆就当人家那个又牛逼又省力,还不用处理后续,多他妈好。我就说好好做你的活去,胖子不开心,愣是把我挠痒挠到跪在地上,要我说还好没把海底墓那事跟胖子说,不然得给我痒死。


    “.....叶修。”那小子看我在神游,直接丢下个名字。他挠挠头,“真不记得?当初跟你抢糖的那个,你还丢了哥一脸的糖纸。”


    我这下倒是明白了,小时候是三叔要出去办什么事,就把我和一个小屁孩丢在一起,那屁孩比我小个大概四五岁,张口闭口没把当时的我给气死,二话不说抢了抢了他的糖拍他一头,正好被我二叔看见,什么惨样不说了,总之我之后发誓再看见那孙子我就把他打得像个牛皮糖。


    我望他一眼。按照现在的情况,不是他有什么事有求于我,就是他知道什么,想要给我一个提醒,却又碍于什么。或者他想把我拉进坑里,故意让别人误以为我知道或者有什么。他又拍拍我,“无风不起浪嘛!”


    我都懒得理他,太明显了,不是驴人应该有的,他目的不在这。我也就当做不知道,回他一句,“山雨欲来风满楼。”




    接下来就是该继续走继续走,我一个人在队伍最左边,那帮科研的,不是说我就不尊重,但你穿个凉鞋鞋子不进沙有鬼了,我都不好意思说,他一会蹲下来一会蹦几下,没眼瞧。骆驼倒是挺听话,我望着前方的连绵的沙丘,突然有人大叫一声,我回头来看,发现那人正斜躺在沙子上,骆驼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,倒了下来。


    一只干枯的手。有人意识到也没喊出来,沙漠里面尽是这些死尸,探险者、商人一类的尸体。我翻下骆驼,天生的好奇心现在又显露出来,现在又在往回倒退,越来越不懂事了。

    我拨了拨尸体上的沙子,胳膊露出一截,就那种新手切肉藕断丝连的感觉,我皱皱眉头,这不是什么好迹象。

评论(1)
热度(9)

© 君撷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