君撷

绿槐阴里一声新,雾薄风轻力未匀。


不在,累。

【西湖组】边塞

    我想写傻白甜.  !
    可有点丢脸(。

    Chapter. 2    海市蜃楼



    其实要不是向导面色太严肃,我甚至想坐下来喝杯热腾腾的奶茶,望着天边烧来的云彩,然后被淹没在风沙里。要是可以我希望我能有种禅师坐化的感觉,万一后面有人来还以为多么厉害的家伙在这,也许能编出第二套《西域游记》。


    “等。”我没多说,对面的人也耸耸肩,算是默认了。那向导还是有些紧张,我也理解,毕竟是老祖宗传下来的规矩,总是有那么些道理。就好比我老家那一代冒沙井,小时候爷爷就天天说不要靠近村东开采矿地那块,据说当时是挖到什么不得了的东西,老爷子也是听我祖爷爷听的,一代代传,不过现在应该开采了。二叔当时还感触地说了一句,“文革之后说的什么妖魔鬼怪都抵不过科学技术还真没错。”


    我转身过去,靠在帐篷上看着天边已经在渐渐淡下去的火烧云。向导是叫首费尔,取意为“司机”,奇奇怪怪的名字我在西藏见得多了,也没多大反应。


    只听左边不远处传来一声惊叫,我们帐篷是围成圈的,毕竟沙漠温差极大,傍晚时分搭好帐篷,最热的中午过后的那一段时间和傍晚闷热的时间,倒是堪堪避过,就为了那些科研工作者。一时倒是分辨不出在哪,马上就冲出去。那帐篷里小子过来拍拍我,指指他自己,笔画了一会。


    “妈的会说人话就说话。”我说,他笔画半天我就注意到手挺好看,真什么都看不出来。他嘲讽地笑笑,“你那个向导。”


    一转头首费尔已经是跪在黄沙上,一个又一个使劲地对着我们磕头,他在沙子上倒不至于有多少伤,就是吃了一嘴土。我一想,妈的这家伙是千年成精粽子,这小子又是张家人转世?


    然后又笑笑,望向左边传来声音的地方————


    接下来我几乎已经无法用语言形容。天边落日已经就剩下一丝霞光,沙丘延绵渐远,帐篷的夹角处,只能堪堪看见一座散着荧光的山体。我马上就跑过去走到最左边,穿过杂七杂八的东西,死死地盯着那座似是缥缈的山体。山上有着些草木,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傍晚时分还会有这场景,但是或许就是一些说不明道不清的东西吧。


    最多不过半分钟的事情,夜幕低垂,便消失了。


    我曾经在三叔那听过一个很奇怪的故事,我曾经思考过会在哪里发生,会在哪里派上用场,但是到底没有料到,竟然是在终点之后的起点。

评论
热度(19)

© 君撷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