君撷

绿槐阴里一声新,雾薄风轻力未匀。


不在,累。

【all叶】圈 (2)

霸图F4大战中国福尔摩斯的。日常(。)



    韩文清倒是一言不发,蹙眉望着办公台上的一盆仙人掌,张佳乐跟林敬言两人试图圆了半天,结果倒是韩文清表示不在乎。下午还有一场会议要谈,如果不压压的话,城里的物价就得翻天,百姓民不聊生的话,谁也不像做到最后空有一个名其实什么也没有。


    张佳乐和林敬言面面相窥。最后还是张新杰抱着新收上来的信件,一般韩文清都不怎么看的,要是叶秋的信的话,他能写好字就谢天谢地。以前喻文州顺带去嘉世的时候,不知道监督了多少回,成效没看见反被说“贤妻良母”。叶秋不适练什么刚劲有力的字体,要练就行书。不过到底没事还是会捎来一封,或者直接发电报。


    有一封疑似婚礼请帖的信件就非常可疑。婚礼一般都是图个热闹,图个面子,可真没见过在上面涂个黑心,要仔细闻闻都可以闻到煤油味的。拆开简陋的封面,里面只有一张纯白的卡片,反面贴满了小孩子吃的糖。


    一看就是叶秋手笔。


    张新杰想起来,上次叶秋送信的时候,倒是免费捎了一卷胶卷过来,虽然霸图是家大业大,但是韩文清也没有闲到那个地步。就随便找家摄影店,拿着沉甸甸的投影仪回了房间,就喊上张新杰,两个人摇了许久,最后拉上窗帘。


    结果就是韩文清脸都气绿了,马上二话不说就一扯投影仪,表示叶秋以后再捎来东西一律丢垃圾桶。虽然最终没有实行,但比如说吃了半包的糖,一路送来快坏的糕点,垃圾桶温暖的怀抱还是它们的家。


    “牛皮糖?”林敬言看看,糖纸上还粘着一些细碎的短毛,卡片中间也有折痕。张佳乐倒是对糖果一类的比较有研究,霸图城内所有开的糖果店的糖果无一例外他都吃过,虽然被不少人说过洋鬼子,但这也没什么,爱好。就好像微草的王杰希因为不知名原因抛弃中药一心研究外国的药去,也是风言风语惯了,他接过来看了看,“呃.......水果糖。.....他有麻烦了。”


    “解释一下?”张新杰推推金丝眼镜,问道。


    “上次我是送给他两包水果糖,说如果有麻烦的话,就寄包装纸过来。谁晓得他寄那么杂,”张佳乐又翻过来看了看,揪着卡片有些翘起的拐角,撕开之后,里面是一张小小的类似于身份卡一类的东西,最后还是递给了韩文清。


    “没用。”

评论
热度(28)

© 君撷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