君撷

绿槐阴里一声新,雾薄风轻力未匀。


不在,累。

【all邪】未言

    段子集。


    从墨脱回来之后,吴邪就跟脱水了一样,先是不分青红皂白闷了几瓶酒,再难得发酒疯,直接掏出手机群发消息,发给谁也不知道,就一个人抱着瓶酒一副人逢知己千杯少的感觉,还迷迷糊糊开了电视。


    “猴子进化成人要几百万年,而人变回猴子只要一瓶酒。”解雨臣第一个赶来,吴邪家也好进,备用钥匙放在门口的鞋架下永远没变过,看见客厅里衣衫不整醉醺醺的吴邪,突然想到。吴邪倒是咕噜爬起来扑向解雨臣,后者一个激灵差点没把手机甩出去。


    “嘿.....小花,”吴邪一身酒气再加汗味扑来,勾住解雨臣脖子,“你说,我要是掉水里你救谁?”


    .............


     这发小脑子已经被喝坏了吧。解雨臣看吴邪傻乎乎样子,倒是不嫌酒气,圈着人直接丢到地上,趁吴邪还在愣神的时候赶紧抓住桌子上仅剩的一瓶酒,倒光。


    “我靠!”吴邪马上就要炸,然后又在解雨臣的注视下蔫巴巴地坐回去,“.........”


    “小花你不爱我了,”他说,“离婚吧我们的感情到头了。”


    解雨臣真想直接拖着他去民政局。但还是坐下来,一巴掌把吴邪打昏,收拾好客厅打横抱起人,但差点抛出去。一鼓作气扔到床上,拍照。


    第二天吴邪就在解雨臣手机里看到自己脸上被画了三个乌龟的照片。额头上和两颊处各有一个。


    “啧啧啧,”解雨臣说,“其实我想画苍蝇的,可好像有点失败。”


    “闭嘴!”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 为什么是苍蝇呢。
     解雨臣:“不然画个皮蛋上去?”

评论(2)
热度(25)

© 君撷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