君撷

绿槐阴里一声新,雾薄风轻力未匀。


不在,累。

【all邪】未言

    其实还是小段子集(。)
    我想找人写炖肉三十题。没有瓶邪的那种(?)
    吃all邪的人怎么会有你这种不吃瓶邪的人啦。





    吴邪小时候很皮。是真的很皮,每天就是上房揭瓦,吴三省也不管,吴二白撒撒娇就算了,天天就猴似的还傻了吧唧的。黑瞎子见过吴邪,可能他是没有记忆了,但黑瞎子还记得。


    当初一颗糖就骗到的小朋友怎么还是长成这种老狐狸样。


    黑瞎子当时是找吴老狗讨论湘西那块的事情,不巧撞到在地上缩成一团苦巴巴的吴邪。就蹲下来强制把一团的小家伙拎起来,后者苦巴巴地望着黑瞎子,伸出手就要揪他头发。


    .................


    小孩子都这毛病。


    黑瞎子就把吴邪夹在腋下,拍了一下小屁孩头,估计是吴老狗那傻呆呆的孙子,就顺带吐槽几句。吴邪没听懂,但明显感受到恶意。


    “哇————!”黑瞎子反应过来就来不及了。才四五岁小孩当然是想哭就哭,哪来什么理由,小屁孩就得当老爷子一样。


    哄了半天愣是说对他负责之后吴邪才懵懵懂懂地看着他,然后揪了一把他头发。


    “喂,黑眼睛。”吴邪拍拍他,“帮我拿杯果汁。”


    “叫师傅再拿,”黑瞎子说。


    吴邪使劲薅了一把黑瞎子毛。冷声道,“快去,谁说要负责的。”

评论(3)
热度(26)

© 君撷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