君撷

绿槐阴里一声新,雾薄风轻力未匀。


不在,累。

【all邪】未言

    小段子集。


    解雨臣没事儿会请吴邪吃饭,地儿也不变,在北京去小胡同口一个拉面摊,在杭州就到酒楼上。按照胖子的话就是励志要把吴邪从傻缺一个猴养成傻缺一只猪。


    “我靠感情我是傻缺到底了?”吴邪就横他一眼,“我看傻缺一个猪形容你更合适吧?”


    “呸,你胖爷我英明神武除了没妞还有什么不行?倒是天真你看看你........”胖子接收到解雨臣不善的眼神,非常识相地闭了嘴,给吴邪一个梁朝伟的眼神就拍了拍解雨臣,走了。


    吴邪有些懵,捅了一下身后的解雨臣,反正一般来解雨臣本着家大业大以及土豪的内在性质,都是包场。两人随便挑了个靠窗的位置,解雨臣突然说,


    “打赌吗?那种国王游戏一类的。”他笑了笑,难得趴在桌子上,低眉顺眼地望着吴邪。


    “行啊,”吴邪也学着他瘫在桌子上,给道上的人看见不知道得传成什么样,“你输了我亲你一口,我输了你亲我一口我。”


    他又不是傻子,解雨臣根本就没有在他面前遮拦过什么,就是阿拉斯加树懒也能知道。解雨臣也不是傻子,总算知道自己心意终于给对面傻缺知道了。


    “行啊,”


    “不如这样,我输了你亲我一口,你赢了我亲你一口。”


    吴邪也没过脑子,就答应了。之后反应过来解雨臣就掏出早就准备的录音笔。


    吴邪有三天没答应解雨臣任何事。

评论(4)
热度(36)

© 君撷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