君撷

绿槐阴里一声新,雾薄风轻力未匀。


不在,累。

【西湖组】远隔咫尺 (1)


    “你把我当谁?”


    夏日的蝉在树干上叫着,烈日下汽车疾驰而过带起的灰尘随着丝丝微风飘散,行人只是几步便满头大汗。奶茶店的空调很足,叶修提出这个问题之后更是沉默无言,他们两人坐在角落,吴邪没有回应,只是望着窗外的车水马龙出神。


    客人、服务员的脚步声与谈话声成了他们两的唯一话语。叶修不是不知道,吴邪也不是傻,他们都有意避开这个话题——在深夜里,在阳光下。


    “你呢?你又把我当谁?”


    自然是不欢而散,两人沉默完后便一起离开了奶茶店——只是一个向左,一个向右而已。叶修最后还是转身撇了吴邪的背影一眼,感觉什么时候都没有现在舒坦,像是放下了一块巨石。





    苏沐橙知道他们两交往的事情,为此她有一个星期没有理叶修。就算叶修真的喜欢他,就算这样,她怎么能放心把叶修的一生交给那个飘忽不定的盗墓贼?!谁知道那黑道是什么样子,叶修不能和他在一起,这就像飞鸟与鱼一般荒唐。


    叶修一进门就看见苏沐橙气鼓鼓地撇了他一眼,向陈果打了个招呼,再和方锐魏琛扯个几句,就上了楼回到自己房间。


    他很累。拉上窗帘,打开空调便跌在床上,电脑就在几步远的地方,他却没有这个意志力坚持他走过去。叶修开始思考他和吴邪的关系,是的,很荒唐,就像飞鸟与鱼一般荒唐。


    他只知道吴邪的一点过去,他找不到吴邪,他改名换姓自己就再也找不到他。但是他不行,他不可以,这不平等。飞鸟是飞鸟,而鱼待在一个透明的水缸里,望着展翅而飞的飞鸟。


    沉沉睡去的时候,叶修是真的很累,是思想上的空白,甚至连蹑手蹑脚的人也没察觉,连有些蹩脚的脚步声也没有听见。


    苏沐橙。她想自己去找吴邪谈谈,她想让那个家伙意识到这不可能,这是不能的。


    这不公平。





    王胖子也劝过吴邪,谁不想要安稳时日对吧?可也不能找个名人吧,就算叶修是退役了,那对于他们来说也是风口浪尖,这风险值简直爆表。


    吴邪收拾收拾东西,最后望了一眼西泠印社,王盟已经开了车子来了,他还是犹豫了一会。最终留了个小纸条在有些斑斑锈迹的铁门上,头也没回的把行李扔进后备箱,进了副驾驶座。


    不然的话他就可以看见那张纸条被突然的风刮掉了。


    苏沐橙说想要见他,他当然知道为什么,叶修这个妹妹自然是不同意他们,想要他想想,知难而退。


    吴邪:不用了,帮我转告我和他分手吧。这手机号我不会用了,做个留念还是删掉随他,有缘再会。


    吴邪确定信息发送后,娴熟地拆开手机外壳,扣出内存卡掰折扔出窗外。手机倒是塞回了口袋,就当是纪念吧,下次换个手机卡去。

评论(17)
热度(25)

© 君撷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