君撷

绿槐阴里一声新,雾薄风轻力未匀。


不在,累。

【邪叶】乱枭 (2)




    其实这四楼与五楼与吴邪想象得有些不一样,他以为最多不过是像新月饭店一般,结果进去才发现不对劲。


    四楼中间有围起来的圆台,四周摆了大概有几十桌,圆台四周都摆了盆景,现在已经来了不少的人,却是个个都带着面具,穿着隆重的衣物,等着开场。其实这说是什么不如说是那种四合院,六楼好像消失了一般,从圆台旁边明显可以看见乌黑的天空,点缀些星辰。


    二楼的话,只有四个房间,吴邪被带去东边的房间,有专门的人端茶送水,他这里可以看见楼下的人渐渐聚集。民间都传说你要是想从九歌带走东西,你不需要付出钱,你需要付出他们想要的代价,就可以带走。或者是人命,或者是名声。


    “拍卖开始,”圆台上站上去一位姑娘,没有像服务员一般穿着旗袍,而是汉服,头上插着簪子,末端挂下来一串流苏。戴着面具的脸不大可以辨认,她轻轻鞠了个躬,“老规矩,各位。”


    圆台渐渐升起一块,她揭开盖在上的幕布,暗暗的灯光打在二十四杯上,青花的花纹印在上,不少人都在蠢蠢欲动。


    “两个小时之后,我们会宣布赢家,各位,请开始争夺吧。”


    兴欣的规矩就是这样,他们会把代表可以领取的票据给某人,撕毁作废,谁在之后拿到票据便可无偿得到那珍宝。一旦宣布结束不能再争夺,自己的事情自己私下解决,别叨逼叨的,否则别想再进九歌。


    “先生,请和我来,”有位服务员敲了敲门,吴邪正观察谁会有票据呢,“有人喊你。”






    叶修把玩着手里的茶杯,虽然比起那一套杯不知贬值了多少,也算是出自名家,识货的都知道。吴邪也不知道他做什么幺子,就一直沉默。


    “吴小佛爷?”叶修说


    “叶大少爷?”吴邪也笑着说。

评论(1)
热度(19)

© 君撷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