君撷

载酒买花年少事,终不似,少年游。

我就,今天做着政治的狗屁题目,突然想到。
如果叶修被扯进来然后吴邪跟欺负黎簇甚至更甚欺负他,至于为什么是因为小哥15年没有出来,青铜门也没有开,他等了三天,直到解雨臣和王胖子把他拖回去。
🙌
然后就开始不顾一切想要加快那玩意的灭亡,搞得身体是虚弱,就像那种科学家一样,全身上下靠转脑子发热的那种。
反正叶修不是官场人家吗,就是被愣是拖住接受事实,他也不是不会抗争。

然后叶修跑了吴邪死了。
ummmmmmm..................
圈地自萌,圈地自萌。

革命情谊🙌



    “见鬼,你说那是个人?”叶修压低声音对我说,虽然我俩认识不过五分钟,不过一同被堵在门外这是真的。

    “我说那是个粽子,年轻人。”

    不远处跟磕了LSD一样的壮汉我也没办法,谁知道半夜下楼倒个垃圾都能遇见奇怪的畸形种在操墙,根本没有防备,你要说睫毛功黑瞎子教给我的睫毛功还不如我直接上去打架,你妈的人家都丧尸了你还抛媚眼让人家过来。

    我一恍神的功夫,那边的疑似粽子的东西自己快把楼道墙给抡通了,回过头来直接冲我们这边来。

  ...

试写.

    参照于SCP基金会。
   

    SCP-1056  腐烂

    项目等级:Safe/Keter

    特殊收容措施:SCP-1056必须生活在20×20×20的密封房内,且必须保持不间断的食物与水的供应。转移时必须保持四周有至少两名5级人员。非D级或04级以上人员不得进入密封房,如果对象表现出想要出去游玩,可适当放行。(至少有三名05级人员监督下)

   ...

【西湖组】且过



    Chapter.  6    真假

    故事太过烦琐而且那人巴不得把地字拆开说成土也,我也大致整理了一下,除去废话还有叶修一些没头脑的问题,还是挺有些吸引力的。讲完故事之后差不多是下午了,一下子就花了我几百,心里不耐烦就直接告诉他明天早上到农家乐那里找我们,边踢石子边跟叶修唠嗑,也就到了农家乐。老板娘还是在那斗地主,手里牌烂到能输得只剩裤衩。

    那壮汉名字是叫林七,当时故事发生的时候他大概才十七岁,时间记不太清了,就是文革过去那一段时间。有...

【西湖组】杯酒敬芳华



    这件事还是叶修边吃薯片边告诉我的,我当时愣了半天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,在叶修人老了脑子坏了的嘲讽里面勉强维持住面子,现在他又跟我提起。

    就当时是夏休期吧,反正他也没事干,我就把他撵出去让他爱干啥干啥,只要不犯法丢我脸你就是裸奔都没问题。然后他就去了兴欣,因为我俩交往都是只有寥寥几人知道,他那边只有沐橙看见过我,我这里除了胖子和小花,也没人知道。

    理所当然是国宝级的待遇。而且叶修说在他的人格魅力下(我估计他们是好奇谁会跟他结婚。)愣是把他戒指扒了下来。

  ...

我看着看着一句诗就突然来了一个脑洞。
反正我不想写,码出来哪个太太想写自取。

就间谍邪和作家叶,当时不是搞那什么迫害吗,吴邪就被派去刺杀叶修,结果人家小爷共产党的,不乐意了,就一半刺杀一半调情(bushi)。

然后就是最后被逼无奈,如果不是叶修死就是吴邪死,而叶修又是特别有名,留名在外的那种随意。就是那种我爱提笔写字就写字我要是想拿笔来剔牙我就剔牙的,更何况人家确实是那什么商人的大儿子,怎么看怎么前途光明。

哦....哦.....

灵感来自“将军坟前无人问,戏子家事天下知。”

挺有感觉,哪天兴起我来写写。

【西湖组】千山暮雪

(秦岭)
    望秦岭上回头立,无限秋风吹白须。

我打算跟叶修重新去一次对我来说,一切开始的地方。也是不惑的人了,但是有些故事就这么被埋没,我觉得还是不甘。不说轰轰烈烈不说什么流传百世,至少叶修他应该知道,我们这些人做出了什么抉择。

“啊,”叶修看着我愣了一下,“好啊。”

“可能会很累。而且我想带着单反和手动过去,长...
1 / 17

© 君撷 | Powered by LOFTER